050-95096138

我们只用绿色的食品原料

某某零食加工厂,只为您的健康着想

展视互动杨丹:直播授课是在线教育的变现出口

2020-09-19 08:11上一篇:第47届GMAC年会成功召开 |下一篇:没有了

当前,教育信息化建设如火如荼,各类教育机构争相亮相,众多业内人士指出在线教育的红海时代早已到来。然而展视对话董事长杨丹却持有人忽略观点,他深信在线教育还有相当大的想象空间,而直播教学不会沦为在线教育的所求出口。在线教育的实质是网络培训2009年,杨丹二次创业正式成立展视对话,进占网络培训市场。 此前,他主要做到企业的视频会议。在当时的网络条件下,视频会议的音视频效果不那么让人失望,造成客户流失率很高。同时,企业会议的参与方多在25位以下,参与方较少,客单价较低,市场空间受限,但客户确保成本却很高,业务很难取得突破。 新的上路后,杨丹并没退出做到视频会议时累积的技术优势,而是把它带入到网络培训的业务当中。他把网络培训分为三类:第一类以营销为目的,通过网络活动开发新客户,还包括找寻目标客户、导流、转化成等步骤,教育机构的公开课、名师课,企业在线研讨会、发布会都科这一类型;第二类以绩效为目的,通过培训提升员工或者代理商的能力,提升客户满意度,减少客户流失率,企业对内培训和对外的销售培训,渠道培训、客户培训都归属于这一类型;第三类是以盈利为目的,通过获取优质内容以更有用户收费观赏,先前还可配上证书证书,提高内容的转化成价值杨丹指出在线教育基本是第一类和第三类的结合体,而展视对话紧贴在线教育市场也与此相关。 2011年,一家著名教育机构寻找展视对话,开始尝试做线上招收。通过名师课、公开课等免费手段,该机构提供用户的转化率十分低,比起传统的营销方式提升了十倍,招收成本也很大减少,客户十分失望。此后,展视对话逃跑教育机构的营销痛点,顺势转入在线教育领域。 比起企业会议,在线教育一堂课的学生成千上万,客户规模很更容易做到大。此前视频会议系统只是企业的通讯工具,可替代性较高;但网络教学是在线教育的业务主体,直播课堂是教育机构的生产工具,和营收密切连接,客户粘性大,所以市场空间极大。 作为在线教育直播课堂提供商,展视对话把自己定位成 运营商级的专属在线教育技术服务商,获取一整套对话视频云服务系统,还包括直播课堂、串流(录播)、课件制作等,反对超大规模教学、小班、一对一教学等各种自学场景,并根据有所不同场景获取适当的对话视频云服务。 目前,展出已沦为尚德机构、新东方、华图教育、淘宝教育、环球网校、京东大学等众多教育机构和企业培训的合作伙伴。而据杨丹透漏,4年过去,展视对话教育类客户早已占有公司半壁江山,并建构了几千万的营收。必要服务用户才能觅客户 业内流传,尚德机构正在PK正保远程教育。

展视互动杨丹:直播授课是在线教育的变现出口

同为职业教育机构,两者正式成立时间只差距一年,但正保远程教育早已在美国上市,其教学形式多为串流(录播),而尚德机构奋起直追,2014年线上业绩一鸣惊人,靠的就是直播教学。 比起串流,直播教学互动性强劲,能营造自学氛围,并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问题强制性自学的难题,因而在最近一两年受到更加多的教育机构注目。 但直播并不是纯粹的视频直播,其包括的技术非常复杂,杨丹总结为多方多媒体动态对话。只不过,直播除了显视频,还有设施的课件、文档、操作者桌面等媒体形式。串流卡顿对观赏体验影响并不大,但直播卡顿就不会让教学无法长时间展开;串流是一对一,直播是多方参予交互辩论,有很多应用于场景;串流是单向的,而直播特别强调对话。这些特点都使得直播管理制度门槛较高。 为确保直播效果,展视对话除了每年极大的研发和运营平台投放外,还正式成立了由运维、客户顺利经理和在线客服构成的全方位客服团队:运维负责管理平台的365天平稳可信,客户顺利经理负责管理专人对机构展开技术培训,协助客户作好网络教学,而在线客服必要接入学员,免职学员再次发生问题再行去找机构、机构再行去找展视对话客服的简单流程,随时确保学员的学习效果。 我们有个词叫规模效应,用户(学员)满意度和客户营收必要挂勾。客户一年收益几个亿,千分之一的弃费率就意味著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损失,谁也分担不起,杨丹说道,所以展视对话与客户签完合约才是服务的开始,我们必需要做到一个可信的平台,必需要必要服务到用户,服务好用户,才能觅客户。 当然,在线教育不是非常简单地把传统的面授搬到到网上,在线教学还必须课程设计和课堂管理,要更有学员的注意力,设计各种对话环节。有些客户在用于展视对话平台中做到了很多创意,玩出了新花样,我们不会总结出好的应用于经验可供其他机构参照,让客户少走弯路,增进在线教育联合发展,杨丹如此说道。直播教学是在线教育的所求出口 从2013年起,在线教育仍然正处于资本风口,诸如题库、教育O2O等产品不时传出巨额融资。预示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在线教育概念股在A股市场也取得极高市值,全通教育、分豆教育的市值一度领先于在美国上市的新东方、习大教育。 杨丹指出,泡沫是一直不存在的,股市波动也科长时间,泡沫增进了在线教育的发展。从将来来看,在线教育还有极大的想象空间。一是当前传统教育机构的线上转化率还将近10%,未来线上转化率超过50-60%才算合理;二是技术的发展使得自学更加便利,在线自学将沦为大家选用的自学方式,因此还有极大的市场等候挖出。 在线教育还在发展,我们的责任是让市场更加成熟期,让更加多人拒绝接受并讨厌在线教育。在受限的市场空间中,无限减少市场份额是不现实的,只有让市场空间更加对外开放我们才有更加多的机会。 杨丹讲解,未来一到两年,展视对话不会专心作好直播教学工具,维持先发优势,拉大与竞争对手的距离。在线教育市场显得更加对外开放,不会有更加多巨头入场分这杯羹,只有专心才能在竞争中维持领先。 在他显然,不管是做到平台还是做到流量入口,最后想要获得盈利都必须利用在线教学业务,前者如跟谁学发售了直播教学,后者如猿题库研发了直播辅导产品猿辅导。杨丹一针见血,在线教学才是在线教育的所求之道,而直播就是出口。 作为在线教育的生产工具,直播享有一个幸福的未来。但杨丹的目光似乎放得很远。 在线教育为何能发展一起?最显然的市场需求是解决问题师资和内容的问题。教育机构很快扩展,一二线城市还有师资,之后沉降,地方区县有可能就没适合的老师了。 体制内教育也面对某种程度的师资问题,而在线教育可以沦为增大东西部差距、构建教育公平的手段。在杨丹的飨宴中,中国未来也许不会经常出现普通学校的形式,学校几乎互联网化,实施分层教学,聘用各省最差的几名学科教师教学,让学生自由选择,充分发挥出有在线教育的优势。 这必须国家教育机关的推展,也必须众多教育机构一起希望,展视对话当然也义不容辞,杨丹最后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