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95096138

我们只用绿色的食品原料

某某零食加工厂,只为您的健康着想

学位授予岂能儿戏 教育公平不容践踏

2020-10-02 08:11上一篇:反差萌、人格魅力 中老年演员上综艺自带流量 |下一篇:没有了

知道“知网是什么”、已公开发表的论文中因涉嫌剽窃,刚在春晚舞台上扮演着造假演员的当红明星翟天临,于是以面对着实际生活中学术造假的滔天声浪。明星+学霸+博士后,翟天临的“人另设”正在很快坍塌。特别是在是他所写公开发表的一篇《讲电视剧白鹿原中“白孝文”的演出创作》,被网友扒出与2006年刊出在《黄山学院学报》上的《一个有灵魂深度的人物——白鹿原之白孝文论》有大段文字相近。

学位授予岂能儿戏 教育公平不容践踏

原作者堪称在朋友圈中称之为,“十几年前(公开发表的论文),被其整段整段剽窃,事实胜于雄辩”。娱乐圈本来很讨厌学霸人另设,但与之前“学霸们”的诺贝尔数学奖事件、求学三日游事件比起,此次翟天临的论文因涉嫌剽窃、博士毕业未见在核心期刊公开发表论文却让舆论变得出有离气愤。

学位授予岂能儿戏 教育公平不容践踏

毛病就出有在博士学位上。学位制度是国家希望知识分子展开创造性劳动,勇攀科学文化高峰的一项最重要措施,而博士研究生学位,特别是在以可玩性低、强度大闻名,取得此称号者,往往经历了苛刻的学术训练,在该专业领域享有独立国家专门从事科学研究工作的能力,因而享有较高的社会地位。而一名演员,在读博期间拍电影了十几部影视剧、上了十几个综艺节目,找不出令人信服的成绩,能查找到的论文又陷于剽窃风波,却仍然进账了博士学位。这不免让那些在读博期间忍受了极大学术压力的科研人员心怀不满,原因就是不公平。如此儿戏就能取得博士学位,直说确实脚踏实地做到数据、做研究的科学家、学者的决心又在哪里?公平是一个享有较好秩序文明社会的基础之一,教育公平堪称重中之重。回首历史,先人对教育公平的执着未曾暂停。孔子用创立私学、把教育对象不断扩大到平民子弟当中的方式贯彻了有教无类的思想;清代戊午科场舞弊案中,封建王朝统治者超越了刑不上大夫的惯例,处决了高级官员柏葰,都突显了教育公平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和重要性。毫无疑问,一把尺子量究竟,是对学位颁发制度仅次于的认同。无论政界领袖、商界巨子还是知名人士,只要想要拿着学位这覆以象征物着荣誉的帽子,就必需拒绝接受对其现实学术水准、学术道德的检视,这是教育公平的确实含义之一。2016年施行的《高等学校防治与处置学术不端不道德办法》中第二章第七条明确规定:教师对其指导的学生应该展开学术规范、学术诚信教育和指导,对学生公开发表论文、研究和编写学位论文否合乎学术规范、学术诚信拒绝,展开适当的检查与审查。

学位授予岂能儿戏 教育公平不容践踏

学位颁发毕竟儿戏,各大高校本来就应当是确保教育精神、确保教育公平不不受侵犯的未尽人,此事不应给广大学子、社会舆论一个具体的交代。